叶滨,双鱼座,O型血。他有着双鱼座的想象力,也有O型血的热情。作为一个连续创业的70后,叶滨这次选择做智能钢琴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

在叶滨的清华校友中,玩音乐的不占少数,有著名的音乐人高晓松,也有人气组合“水木年华”。耳濡目染的受着师兄师弟们的音乐熏陶,叶滨对音乐也颇有些感觉。他的嗓子很好,在系里的歌唱比赛中还曾拿过奖,在同学的眼中他更是名副其实的“麦霸”。但是,真正潜心研究音乐这件事,还是从他做TheONE智能钢琴开始。

在众多的创业者中叶滨是非常独特的一个,这大概源于他有着创业者与投资人的双重经历。

1999年叶滨创办了威速科技(V2Technology),这家公司后来成为中国网络视频会议市场的领导者;2005年,他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完成对“赶集网”的投资;2007年,他创办了海报时尚网,这家公司后来被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互动媒体集团并购;2010年,叶滨加盟清科创投,成为一名职业投资人。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2011年底的“搜狐财经峰会”上。当时,叶滨以清科创投董事总经理的身份参加一场有关风险投资话题的讨论。聚光灯下,他敏捷的思维与流畅的表达能力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再次见到他是在望京SOHO的“潘谈会”上,叶滨与潘石屹、李开复一同出现,那是一场创业者们与导师的对话。彼时我才知道,最近活跃在多个创业活动上的智能钢琴原来是他做的创业项目。

目前,叶滨的身份是小叶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这次他主攻的方向是时下最火爆的智能硬件领域。据叶滨介绍,开始这段创业,缘于自己的和儿子的一段学琴经历。

“儿子四五岁的时候,开始学习钢琴,这是学校的必修课。我儿子不喜欢弹钢琴,对于小孩子来说,确实太枯燥了,每天反复弹一些简单的曲目,可能一两年学下来,都未必能弹一首像样的曲子。我看着他跟着书去练,我也试图跟着课程往前走,但是发现弹曲子真的很费劲,你也不识谱,也没有人指导,虽然很向往这个乐器,但是这个过程无比辛苦。”

叶滨说,“钢琴教育跟我们大多数人理解的不一样”,他认识的会弹钢琴的人中,绝大多数都感觉学琴的过程非常痛苦,“基本是从小被爸妈打着骂着学钢琴”,“他们对钢琴甚至没有喜爱”,很多人坚持只是因为放弃的代价太大。“有的人甚至过了级,领了证书,完成了考级目标以后就再也不想碰钢琴了。”

知乎上有一个帖子,标题是《我26岁了,我还能学钢琴吗?》被顶的最多的答案是被赞了3000多次的一个答案,“有点难,爹妈已经打不过你了!”这个略带调侃的答案背后有着真实的社会原形。

此外,叶滨指出,学钢琴的痛点还不只是精神上的,从经济成本来说,学钢琴也有两个痛点:一个是钢琴的价格太高,“买一架钢琴一般都得上万”;另一个就是学钢琴每年的费用和时间成本也非常高,这让很多家长“压力山大”。

当时叶滨就在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学钢琴变得容易些,不再这么枯燥。“在英文中,弹钢琴的说法是playpiano,既然用了play,弹钢琴就应该能让人享受这个过程。”他考虑到在线教育,“如果将在线教育的一些创新技术与钢琴教育相结合,比如,引入个性化学习、游戏化学习、社会化学习,也许能让钢琴这种小众人群玩的奢侈乐器也能走进普通人的生活。”

做投资人的时候,叶滨对在线教育一直很关注。他不仅研究国外的一些商业模式,自己也投过几个项目,虽然这些项目最后都不太成功。但是,对教育产业,叶滨依然是十分看好的。因为他看到了中国传统教育存在很多问题,他相信只有靠创新才能改变现有的教育格局,“这不仅很有社会意义,也会产生很大的商业价值。”但是,叶滨也发现,单纯的在线教育也是有问题的,“付费看视频”这种模式恐怕已经走到头了。如果能把在线教育和一些实体的东西相结合,也许更有意义。叶滨想到了做智能硬件。

他非常认同红杉资本一位合伙人的观点:“硬件投资里面,有自己的规律,真正成功的硬件创业,往往从非常细分的市场开始。”比如苹果电脑,比如小米手机。叶滨觉得智能钢琴也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市场,“乔布斯当年也没有想到电脑有一天会全社会普及,智能钢琴也一样,如果能解决了学钢琴的痛点,也许钢琴今后也会像电视和空调一样家家必备。”

就这样,叶滨将创业范围锁定到了“在线教育+智能硬件”。概括起来就是将互联网技术植入在线音乐教育,用一架用户体验最佳的钢琴,实现演奏和教学的功能。产品的方向有了,接下来,他不仅要解决精神上的痛点,让钢琴学习变得容易,变得有趣,还要解决物质上的痛点,让买琴的成本和学琴的成本都将下来。

之后,叶滨开始各种调查,他找学钢琴的、教钢琴的、卖钢琴的和做钢琴的人各种聊,这是他做投资人时养成的习惯。一圈聊下来之后,叶滨更有信心了,这些人的反馈坚定了他的判断,“没见过这个东西,但是感觉有点意思”,“应该有这个需求”,既然钢琴生态圈里都有这么多人感觉靠谱,那还犹豫什么,甩开膀子去干就是了。

接下来就是找投资,靠着以往的积累,找钱对叶滨来说并不算难事。他没有找原来的老东家清科,而是找到了创新工场的李开复。李开复一开始对这个项目不太认可,他对叶滨说:“我很喜欢你这个人,你要做其他的项目,我可以给你更多的钱。”在李开复看来,钢琴是一个狭窄的领域,一年只有几十万台出货量,市场容量有限,而且比较小众。但是,出于对叶滨的信任,李开复还是投了钱。据叶滨透露,这笔A轮融资规模达到千万级人民币,后来,随着业务扩张的需要,叶滨又低调的进行了B轮融资,B轮他们获得了红杉资本千万美金的投资。

大概是做过投资人的关系,叶滨习惯以投资人角度去思考创业。他说:“我在选择做智能钢琴的时候,我会想这个事如果不是我去做,换成其他人去做,有没有成功的可能?如果我是投资人,我愿不愿意投这个项目?我觉得这两个问题比较关键。如果这个事必须你做才能成功,我觉得这个事多半不靠谱,因为个人的能力差别其实没有那么大。”叶滨提到顺势而为,“如果这个事不对的话,再牛的人做也没有用。雷军今天如果还是做金山,金山未必比现在更好。雷军做小米很牛,那是因为他选择的事对了。”

仓中有粮,心里不慌,但是,花投资人的钱,叶滨还是比较节省的,团队还没有长大之前,叶滨先找了一处民宅作为办公地点,他们最初的产品就是在那里打磨出来的。

一开始跟他一同创业的只有四个人,做了几个月后,其中的一个技术提出离开,这让叶滨多少有点抓狂,因为人很少的时候,有人离开很打击团队的士气,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真正做起来叶滨才发现,智能钢琴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他们遇到最大的挑战是没有一个可供借鉴的模式,一切都要自己摸索。产品部分就包括三大块,硬件+软件+教学内容。“产品做完了,还要做电商,做品牌宣传,做渠道搭建,每一个环节都有很专业的东西在里面,要全掌握并不容易。”

仅就硬件来说,要考虑的因素就很多,“钢琴的外观要好看,键盘、手感、音色都很重要”,但是他们团队中没有一个是钢琴科班出身的人,只有一个人只是学过钢琴,其它人基本都是没碰过钢琴的小白。好在TheONE智能钢琴要瞄准的目标用户正是像自己这样的小白,“也许只有他们这些外行人开发的产品,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叶滨常这样安慰自己。

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到2014年5月的时候,TheONE智能钢琴终于面世了,他们最初在网上销售,没想到,市场的接受程度比他们预料的好很多,他们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成为全网整个乐器行业的销售冠军。这让叶滨倍感欣慰,干劲十足!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小叶子科技的团队只有不到10人,由于销量的上升,团队也在迅速扩充人员,目前小叶子科技已经有大概150人了。公司也从最初的民宅搬了出来,新办公地点选在了望京SOHO。虽然叶滨和他的团队异常忙碌,虽然这座落成没多久的大厦已经非常现代,但是,叶滨他们还是花了一番心思来设计小叶子的新家。装修风格很酷,有着强烈的时尚感和音乐范儿。感觉叶滨是个有心人,小叶子公司的每一个会议室都用一首音乐来命名,每个房间有拥有自己的色彩和风格,非常与众不同。

聊到兴起,叶滨起身为我弹奏了一曲肖邦的《夜曲》,虽然稍显笨拙,但是节奏还是从他的指尖顺畅的流出来。我有些感动,这大概还是第一次有人为我演奏钢琴。我在想,他说得没错,“有了智能钢琴,我们每个普通人都能享受到钢琴的快乐”,那么我的这份感动今后也许会走进每个人的生活!

这是我第一次和叶滨深度交流,他的热情似乎感染了我。我在想,没有热情的人估计也不会去创业,因为创业真的是一件很苦的事情。没有热情的人更不会去连续的创业,因为创业没有终点。就像企业家冯仑说的那样,“创业是一辈子的事,就像入洞房,入洞房容易,过日子难,想把日子过幸福了更难。”叶滨尝试过整个创业的过程,他能再次走上这条路,如果不是被热情和理想驱动,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但是,创业也是大浪淘沙,失败者多,成功者少。要想真正把事做成,光有热情,光有理想是不够的,每个创业者都是有理想、有热情的人,他们也都非常拼。但是,如果说这个事做错了,你再怎么拼也没有用。

对于成功这件事,叶滨给我的答案是“脚踏实地”。他说:“要想成功,脚踏实地做分析,做思考是非常重要的。”他借用了别人的一句话来说明自己的观点,“你不能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我做过创业者,又做过投资人,我感受最深的,其实对创业者来说,你最重要的选择和投资人是一样的。”“我觉得我是一个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者。”

对于这一次创业,叶滨坦言,“整体上感觉很顺”,至少好过前两次创业。但是,也偶尔遇到一些小挫折,一些小怀疑,一些小轻视。

他举了个例子,做钢琴教学内容的时候,叶滨想着外观设计可以外行来,教学还是应该多吸取专业的经验。为此,他拜访了很多专业人士,包括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国音乐学院的教授和讲师。这些人给了他很大的帮助,但是,他也吃过闭门羹。

曾经朋友介绍了一位钢琴方面颇有名气的大咖人物,微信接触后,对方态度上很是客气,但是,客气里却带着拒绝。“多次微信沟通最后也没能见上一面”,叶滨还依稀记得对方说过的一段话,“我们做的是很专业的事情,你们做的这个东西类似的想法我们都见过,其实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聊的,我们做的东西是让孩子真的学好钢琴,和你们去让普通人把一首曲子杵出来是不一样。”这话有点伤自尊,好在叶滨是越挫越勇的战士。

当然,叶滨也得到了很多鼓励和支持。最给力的莫过于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宏教授。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叶滨跟周海宏介绍了自己的项目,简单的了解后,周海宏握住叶滨的手说,“你做的这个事很有意义,我会全力以赴支持!”这多少让叶滨有点受宠若惊。后来叶滨从网上看到了周教授一段演讲视频,他才知道,这个人一直在批评中国的传统教育,已经批评十多年了。周海宏认为,中国过去30年的钢琴教育或者说学琴教育,走上了一条非常错误的路,错误的根本在于过于专业化,这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让太多的人“学了一门技术,恨了一门艺术”

周海宏有一个很著名的演讲叫《音乐何须懂?》,他说,中国有很多传统的东西是错误的东西,比如,你听音乐一定要听出里面是怎么回事,这是不对的。比如听出这是高山,这是流水,这是春,这是秋,这是春江花月夜,这其实是错误的。音乐本身不是一个图像化艺术,而是一个听感艺术,也许有些东西让你感觉到好像是什么东西,但是这不是绝对的。在周海宏看来,音乐不需要懂,他属于每个一个人,每一个人都可以享受音乐。音乐也不只属于一小撮精英人群,并非只有郎朗、李云迪才能弹钢琴,我们每个人都可以玩。

周海宏举了一个很经典的例子:“中国人都爱打乒乓球,假如找一个专业的教练,我们大多数人的握拍姿势和挥拍动作可能都是错的,你要想专业化的话,你需要每天练习挥拍子几千下,专业训练就是这么做的,只有这样做才是对你负责。假如每个人都要经过这样的训练,才能打乒乓球,那么,试问中国还有几个人能打乒乓球?我们这么多人一辈子姿势不对都可以享受打球的快乐,我们五音不全也可以去KTV享受唱歌的快乐,为什么在学习钢琴这件事上要这么专业化?”这些观点大大的激励了叶滨,让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智能钢琴做好。

叶滨一生多贵人,给他帮助的还有之前没什么交情的潘石屹。一次潘石屹来望京S0HO视察,听说是李开复投的项目,他就特意过来转转。谈起智能钢琴,潘石屹感觉挺有趣,他试着弹了十分钟,说了一句“不错,我都能弹钢琴了。”之后叶滨就成了潘石屹的座上宾,他经常在自己参加的创业活动上的活动上推荐叶滨的产品,俨然已经成为TheONE智能钢琴的明星代言人,这让叶滨从心里感激!

而李开复对叶滨这个项目的态度也在逐渐改变,当他看到叶滨真的做出了一款寓教于乐,上手容易的乐器后,他也开始在各个场合主动推荐。在最近的一次媒体采访中,当记者问李开复,“创新工场投资过的最成功的项目是什么?”的时候,李开复回答说:“太多了!过去半年左右,‘壹枱钢琴’是我们非常惊喜的一个案子。项目创始人叶滨是一个连续性创业者,我们很熟悉,他出来创业的时候,我们基本是无条件支持,做什么都愿意投。但让我跌破眼镜的是,他要做钢琴。当然他给我们描述了他的想法,要做一个可以让任何人一小时之内可以弹一首曲子的钢琴,可以无师自通。未来除了卖钢琴,还有一些教学内容。这个模式是成立的,我们就投了。但没想到这个市场这么大,短短的两年之内,它就发展成为网上销售最多的乐器。已经可以达到数亿的规模,而且看起来还会继续发展。”

李开复说得没错,叶滨对目前的成绩并不满意,他每天都在思考下一步产品该怎么走?“今天回过头看,我们做的第一版APP,其实仅仅把智能钢琴可以做什么先展示出来,原来有三块功能,跟灯弹奏、卡拉钢琴、视频教学,这些只告诉了你这个智能钢琴可以怎么玩。如果给产品打分的线分,而我要考虑的是,如何让产品做到80分、90分。”

和很多创业者一样,叶滨的思维深受硅谷的影响。他也非常欣赏乔布斯,乔布斯的两本传记《神一样的传奇》和《活着就为改变世界》他都很认真的读过。他也颇为很欣赏硅谷创投教父、PayPal创始人彼得•蒂尔,这也是为什么他做过投资人。去年,彼得•蒂尔写的《从0到1》在亚马逊售卖,叶滨第一时间就买来阅读,他对那本书还做了笔记。

叶滨说,“硅谷这批人在理念上,在价值观上都走在全世界的前面。”他也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像他们那样“做点什么,改变世界!”而智能钢琴只是他改变世界的第一步。今后小叶子科技还会做出其他令人惊喜的东西。

叶滨认为,真正成功的创业不是做产品,而是做人。在公司内部,他常跟员工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做的这个公司才是我们做的最好的产品。”他认为,一个公司就是把正确的人带进来,让他们变成优秀的人,有了这些优秀的人,自然会做出好的产品。”(文/搜狐财经魏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