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很多人要会出去活动一下,能去的地方很多,但要问现在四五十岁的城里人,十几年前吃过晚饭往哪里赶?十有八九都会说去玩保龄球,在世纪之交的那几年,打保龄球是整个嘉兴城最时髦的娱乐项目。当年风靡一时的保龄球现在还有没有人在玩呢?

玩过保龄球的都知道,嘉兴最大的保龄球馆在戴梦得大酒店,叫国浩。国浩有16个球道,我们找过去的时候,工作人员却告诉我们,保龄球馆早在07年年底就关了,因为关闭两年,场馆内电源都切断了,但是设施全部都在。摸黑打开总电源,随着一盏盏灯光的亮起,真是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嘉兴戴梦得大酒店副总经理 严林祥:我们生意最好客流量最多是98、99两年,那个时候基本上每一根球道,这边有一组客人在打的话,后面至少有两组客人在等,那个时候可以说这边是“人山人海”。

90年代末期,保龄球首先在大城市兴起,它被看成是贵族运动,很快,保龄球滚到了嘉兴,酒店看准时机,98年投入2000万,一下上了16条球道,每条耗资17万美金,现在这些积满灰尘的地板,可都是全进口的加拿大枫木,而且都是竖着贴的。现在这些地板吃灰尘,但是它风光的时候,专门有人每天给球道上油。

嘉兴戴梦得大酒店副总经理 严林祥:那个时候求新求异,还有一种觉得到星级宾馆里来搞这种活动,他觉得待人接物、谈生意甚至谈恋爱都是一种象征,一种很气派的感觉。

除了运动,保龄球也能满足大家的虚荣心,球打得好,分数最高的人就会在球道上挂上名字。

嘉兴戴梦得大酒店总经理助理 徐渊:(当时看到自己名字挂上去心里怎么想的?)我是这个球道的老大,哈哈。

大家经常打,练出来的高手就越来越多,当年,徐渊的名字才挂上去两天,就被别人取代了。球馆的墙上现在还贴着一张当年的“天王榜”,嘉兴人褚国林和上海人胡金良分别在98、99年都打出过三百分,也就是满分。甚至有的发烧友,为了打出好成绩,专门去定做新球、新球鞋。球馆关掉以后,有些客人花大钱买来的球索性都不要了。

嘉兴戴梦得大酒店副总经理 严林祥:这是客人寄存物品的专用橱,比如说这个客人已经不要了,这里有一个14磅的专用球,是美国制造的。(当初这样买个多少钱?)要一千多。(球鞋也是他自己的)对,他自己还有双专用鞋,也要一千多,线块,来一趟总要消费几百块。一看保龄球生意好,市里球馆越开越多,市场逐渐饱和,玩的人又少了,到了06、07年关门前,就算6块钱一局,也是很少有人来玩。

每天都是“白板”,真正的常客,就是有三年、四年球龄以上的常客也就四位了,为四位客人服务了,基本上没人了。

保龄球这阵风来得快,去得更快,这上百双新买的保龄球鞋,还没上场就睡进了袋子,这些价钱上千的保龄球都没来得及上球道滚一趟。

从01年02年开始慢慢走下坡路了,可能大家都有听到上海有1000多家保龄球馆,也就在02、03年的时候全部关掉,剩下没几家。

保龄球馆关了,场地总不能浪费,戴梦得大酒店准备引进一些新的健身项目,改造球馆。这些奖品放在橱柜里,跟其他各种各样保龄球的用具一起,成了这个球馆的历史。

记者了解到,保龄球运动最火的时候,嘉兴市区有保龄球球道四十几条,全嘉兴上百条。但是直到现在,当年的“东方俱乐部保龄球馆”、“金都保龄球馆”、“嘉兴宾馆保龄球馆”,“国浩保龄球馆”、“阳光保龄球馆”,一家家都销声匿迹,了无痕迹。

“嘉兴小新”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不得篡改标题与文章内容,不得裁剪图片与水印,否则视为侵权。十年:

十年过去,嘉兴市区的保龄球馆,只留下一根独苗,这根独苗在市体育中心,有8个球道,84岁的倪叔良是常客。倪叔良之前在上海也喜欢打保龄球,几年前回嘉兴,问了很多人才找到这里。

这两年我老是一个人。这位是保龄球俱乐部的负责人谢伟,本身球龄也有十几年,因为喜欢打球开起这个球馆,并和一帮球友组建了俱乐部,也对外营业,不过生意不如以前。谢伟说,90年代保龄球最流行的时候,打一局要花五六十块,几乎就是一个工人一两天的工资,而现在物价涨了,打球的价格倒是跌了,这里团购价打一局也就15块,可即便这么低,来打球的人还是不多。

除了俱乐部的人,平时来打球的市民都在个位数,周末时间难得会有几十人。坚持到现在,谢老板也是为了情怀,因为自己太喜欢保龄球了,也想给俱乐部成员在市区留下一个打球的地方,不为赚钱,他用其他生意赚来的钱补这里的亏损。

我们是一个体育大国,保龄球这项运动我们在国际上,成绩不是很好,如果在嘉兴市那么大一个城市里面,连一家球馆都没有的话,那怎么培养保龄球的后续人才呢。谢伟和俱乐部成员在这里一边打球,一边也在发掘好的苗子。他们已经连续四年免费举办青少年保龄球夏令营。

有些人他对这个东西感兴趣,我们就去引导他们。最近五年,浙江省保龄球联赛嘉兴站的比赛都在这里举办。

我相信慢慢会好起来,再隔一年两年吧,就马上会好起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责任编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