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延期后,值得中国女排重视的技术环节浮出水面,不是发球。那么是什么呢?网友热议一针见血地指出:首先中国女排替补球员的发球,可能大家有印象的里约最后一球是张常宁替补发球,说明她发球还是很不错,李盈莹的发球也很不错,在大赛中得到过检验,相对较弱一些的,应该说是小宇、朱婷和颜妮,但她们也有发球得分的时候,从总体对对方一传的破坏力来说,相对弱些吧,特别是小宇还年轻,不论是发球还是进攻的力量都需要加强。

发球说了不少了,现在说说国家队最重视的一个技术环节,那就是一传,郎导曾说过一传是一个球队的生命线,所以特别重视一传的训练,从队员的个人成长培养到球队的整体搭配,一传始终是郎导非常看重的一个技术环节,不论是朱婷进队还是李盈莹进队后,都重点加强了一传的训练,小惠的转型也是郎导的良苦用心,一个全面型小主的培养对于一个球队至关重要,小惠从伦敦周期的失利到里约周期的胜利正是这一转型成功的体现,其实,我和大家一样伦敦周期对小惠都有些看法的,甚至也说过“有惠无冠”,但里约周期确实发生了质变,我曾开玩笑说,小惠的心脏手术给她改了命,里约奥运会的半决赛和决赛小惠出色地发挥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而小惠的急流勇退给国家队带来了很大的损失,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顶上她的队员,不论是张常宁还是李盈莹还都没有达到小惠的高度,所以,接下来的一年,培养主攻们的一传能力就会是国家队的重点任务了。李盈莹就是非常年轻的队员,这两年不但上场,而且郎平指导把她当绝对主力使用。张常宁李盈莹都是人才,比一般运动员更有天赋,再加把劲能达到木村的水平,但是目前两人还没达到。所以如果对手追发李盈莹,他们也要保证发球的质量。笔者还记得上海队与天津队比赛时,为了限制李盈莹的进攻,采用了追发李盈莹的策略。这本身没有错,但为了追发准确,往往保证不了发球的质量,形成菜球,让天津队的一攻显得很顺手。每一名队员发球的能力是不同的,追发的能力更不同。千篇一律要求追发某一个人,其效果是不一样的!所以追发的前提是要确保发球的质量。

现在天津自由人一传最差,二传数据最好,反衬出二传能力差距巨大。也证明各队的发球,并没有强大到让天津二传崩溃的地步。所以,各队还是要苦练发球,必须做到直接得分。否则,很难破坏天津的攻防节奏。设想归设想,但问题都要通过队员的能力来解决,而且球员的竞技水平也是波动的,上海女排决赛前二场以0比6大输天津,技术能力层面上是有差距的,所以已不是某个战术造成的,核心仍是没一攻能下分的球员。东京奥运延期后,值得中国女排重视的技术环节浮出水面,不是发球。利普曼在可以下分,其他点也可以上来,但由于赶回来体力有限,所以输势已定,决赛不公平的点就在上海女排没能以全主力来上场。在未来的一年里,郎平及女排教练组应该对李盈莹的发球进行针对性的驯良,期待她在东京奥运会大放异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