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营业额才7000多元,如果再不想办法解决,这个酒店就开不下去了……”5月18日,武汉市江岸区金桥壹号天鹅恋主题酒店的负责人王欢向本报记者诉苦:楼上篮球馆发出的拍球声吓跑了客人,网上差评如潮,店里生意一落千丈。

王欢的合伙人薛先生称,3年前,他花费600多万,贷款买下金桥壹号酒店式公寓裙楼(性质为商业服务)二楼353平方米的场地。2020年7月,两人又另租了163平方米,投资160万元装修开了这家酒店。店里营业额一直保持在4到5万元左右,除去水电和人员保洁等成本,每月尚有盈余。

去年11月,楼上一家名叫“坚峰篮球馆”的运动培训机构装修开业。“自从楼上开业后,我店里生意眼看就不行了。”王欢表示,篮球馆开张后,几乎每天从早到晚发出啪啪的打球声,尤其是双休日正是店里生意好的时候,客人都被吓跑了。早上8时客人还在睡梦中就被吵醒,晚上9时还没消停。“经常是客人退费刚走,网上就刷出一个差评。”一段时间内,店里在美团和携程上的排名一路下滑。

王欢为解决这个噪音难题,曾多次和楼上篮球馆协商,但每次都不欢而散。薛先生说,近半年来,他先后19次向有关部门投诉,但回应都是“管不了”。

18日下午2时许,记者实地探访,发现坚峰篮球馆位于天鹅恋主题酒店正头顶,门口和室内摆放了一些招生广告信息。据介绍,该篮球馆主要从事青少年篮球培训活动,每名学员收费从几千元到过万元不等。此时,篮球馆内无学员接受培训,因而未传出噪音。

现场一名钱姓负责人证实,该篮球馆是3名大学毕业生的创业项目。“我们平时已经很小心,尽量避免用力打球,”几名大学生也感觉很委屈,为建成这家篮球馆,他们已投入30多万元,为降噪还特意花费十几万元专门做了架空层,并选用隔音橡胶地板,甚至还向酒店补偿了1.5万元。

酒店方负责人王欢和薛先生称,因为噪音问题,双方甚至一度报警。他们曾求助城管、环保和市场监管部门,但至今仍找不到一个解决办法。

19日,江岸区后湖街道综合执法中心有关负责人张先生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该公司篮球培训不属于文化娱乐场所,拍打篮球产生的震动噪声也不属于商业经营中的设施、设备产生的噪声,因此执法中心无法依据《武汉市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办法》第二十四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相关规定处理,该噪声不在中心执法权限内。”该负责人称,他们只能告诉篮球培训馆负责人在不影响其他居民生活的情况下营业。

“为这事,我们专门向江岸区城管执法大队直属五中队(区油噪专班)咨询噪音检测事宜,其告知篮球拍打地面造成的震动噪声,不在‘城管执法四类噪音’扰民权限范围内,无法对其进行噪音检测。”该负责人透露:“根据有关规定,住宅区白天噪音不得超过60分贝,晚上不得超过50分贝。”他表示,即便是测噪音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除篮球馆要配合,需找第三方检测机构外,不同时间段、打球人数和力度不同,都会影响检测结果。最后,他建议酒店依据民法典走民事诉讼渠道。

城管无法管,环保部门能否介入?江岸区生态环境分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原则上环保负责生产环节所产生的噪音,城管管经营噪音。他表示,在篮球馆打球肯定不是生产活动,因此也管不了。

5月12日,在江岸区后湖街美庐社区,环保、开发商、物业以及酒店和篮球馆几方协调下,双方一致同意:除厘清酒店不动产性质外,双方找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噪音监测,并根据报告结论进行下一步处理。

“先有酒店,后开篮球馆。如果球馆审批前能现场看一下,也许就不会出现导致两个商家目前都尴尬的局面。”19日,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源波认为,根据《武汉市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办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等规定,坚峰体育公司在商业经营活动中使用的地板不能消除拍篮球的噪声,城管部门应责令坚峰体育公司改正,并给予相应处罚。

他表示,城管部门认为薛先生投诉事宜不在其执法权限内是不对的。他认为,在二楼经营宾馆的情况下,三楼经营篮球馆必然侵害二楼宾馆的权益,这是一个方向性错误。三楼的房东、承租人及批准在三楼开设篮球馆的相关部门都应该反思其中的错误,以后应该避免类似经营决策和批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